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回复: 1

父亲节说父亲

[复制链接]

尚未签到

1076

主题

1093

帖子

830

积分

学生

Rank: 3Rank: 3

积分
830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节说父亲
  

  父亲节说父亲

  ——相逢是缘

  

  

    

    

    

  父亲节,一个唯一属于男人的节日!一个经过商家宣染才让人记起的节日。对于父亲节也只是最近两年才能记起的节日,而且只有去看了日历才知道的节日。可能是父亲常常忙于工作,少和儿女亲近,因而父亲也最容易被我们忽略。

    

  前几天帮爸爸洗工作服,发现衣服的右肩上一片污黄,心内一阵酸楚,是难过、是心疼还有内疚。我知道,他是扛大理石才在右肩上留下的污黄。本命年的父亲,不但漂泊异乡,还要做那种苦力活,而我们只能望而兴叹,爱莫能助。

    

  我知道怎样形容我的父亲,说他坚守原则不知是否合适。母亲因为弟弟还在读书,而不得不留在老家。于是我和爱人就要求爸爸和我们一起吃饭,那样父亲回家也可以和其他人一样有热饭热菜等着他。父亲总是说,“你也上班,还有孩子,也不容易,我还是不去了。”我知道父亲的性格,所以也就没有多说。6月初,我把工作辞了,要照顾父亲的想法又在我的脑海里翻腾。这次我没有和父亲说,是先打电话说与母亲听了,母亲很高兴,答应我帮我去劝劝父亲。我以为这次应该没有问题,谁知我一开口就被爸爸拒绝了,只是答应让我帮他洗衣服。

    

  6月11日晚九点,我把洗好的衣服给父亲送过去。父亲正准备去洗澡,见我们来了,就把手里的衣服放下,说:

  来了!

  嗯,我把你的衣服拿来了

  哦,你要是不送来我今晚也得去拿

  你去洗澡吧,我等你洗完我再把你换下来的衣服带带去洗

  父亲拿起衣服走了,我和儿子就在屋里静静的等着。在这样的寂静里,我似乎看见父亲吃力的扛着大理石,举步维艰。这个时候,我又想起让爸爸和我们一起吃饭的事。父亲回来了,当我看到他的脸时,我欲言又止,还是不敢开口。忽然父亲说了一句:“唉···好累啊”!这一说就把我的话匣子打我院专家应邀参加开了。

    

  “累了就休息一天啊,天天这样上班。现在还勉强坚持,到时候身体夸了,你要怎么办?俗话说的好,久病床前无孝子·····你是想到弟弟妹妹读书、开支大,可是你想过没有,到时候你身体不好同样是儿女的负担。而且儿女永远不会像父母照顾自己那样照顾父母的,你看看别人,不那么拼命不也同样过日子吗?你·······”

  父亲默然,尔后说,“话虽那么说,如果我不那么拼命,家里有现在的局面吗,两层楼能盖起来吗,还不是想让你们过得好一些···”我一时无语,是啊,父母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苦难,为了这个家,他们碎了心,吃够了苦。

    

  因为那个年代的原因,也因为家庭成分的原因,父亲只读了两年书就在家务农了,天天和大人们一起下地劳作。13岁那年,爷爷让父亲跟着他学开车,学会了开车的父亲,天天开着拖拉机,早出晚归,才挣得那一点可冷的工分。后来土改了,总算可以给家里挣点贴补了,于是家里有了点积蓄了。爷爷奶奶有开始寻思,一家大小7口人不能总挤在一间屋子里啊。1981年家里开始拉砖盖房,那是我们村的首座青砖瓦房。那是爷爷奶奶的骄傲,当然也少不了父亲的功劳,那一年父亲21岁。我想这些还算不得什么,父亲真正的苦日子应该是在大妹妹出生后吧。

    

  我的出生给那个大家庭带来了很多欢乐,但随着次年的出生,这个家的负担愈来愈重了,不是妹妹带来的,是世俗陈规的错、是封建思想的错、是传统的错。(不要怪农村人的思想太迂腐,因为女大终须出阁,只有儿子才能给父母养老。俗话说得好,养儿防老嘛)

    

  于是父母带着妹妹,去了外地。外地的生活更的艰苦,他们起早贪黑,妹妹没人带,就天天把她锁在屋里。每当母亲锁门的时候妹妹都会趴在窗户上大声的骂母亲,(当然那时她还不懂事,长大了我们还经常那这事取笑她呢)母亲总是含泪的离开。那个时候父亲依然是开着他那辆拖拉机穿梭在大街小巷、田间地头里。

    

  后来弟弟来报道了,父母的重担也算放下了一半。那时候父亲打算在外地安家。但是爷爷奶奶那舍得儿子离开自己啊,千说万劝的,父母总算答应回老家了。

    

  我总记得,那是1995年的春天,我正在我家的屋基上玩耍。我看见一两大卡车朝家的方向开来,我了坏了。终于可以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了,这是我懂事以来的唯一梦想。

    

  东西卸完了,我却没有看见父亲的宝贝——那辆破旧的拖拉机,后来听说在回家前把它卖了。再后来家里又来了一位“客人”父亲的五征小货车。它陪着父亲一起早出晚归。不过这家伙不太友善,时常与父亲唱反调,时常出点小毛病,而且时不时的出点小事故。在回家的一年多时间里,家里的生活不但没有好转,还四处欠债。而且这个时候,我们又是一家6口人住一间20来平方的屋子。盖房的事迫在眉睫,母亲整日愁眉苦脸的。那个时候总是看不见父亲的表情,因为他出门的时候我们还在梦乡里回家的时候还是。

    

  后来大舅舅提议说,“你先盖房吧,砖从我的窑里拉,在找亲戚凑点,把房子盖起来吧,孩子都这麽大了,不合适再睡在一张床上。”于是就那样东拼西凑的,终于在1997年春天盖起了一层平房。也在同年,父亲狠心的把他的宝贝卖了,跟叔叔学起了瓦匠。因为所以的亲友都认为父亲开车不利,所以改行。那年父亲37。

    

  没多久父亲就可以单独做了,不需要叔叔带着他,慢慢的他是技术已可以和同行的老师傅一较高低了,现在更是难得的高手。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深受老板的青睐,只要事没有做完,没有哪个老板愿意放人。

    

  父亲先后去过厦门、去过大连、去过河北,近年长期在北京打工,但偶尔也出出差。他走南闯北,都是一个人。这一点我似乎得到了他的真传,到哪里一个人,从来都不知道害怕。

    

  2006年家里盖起了第二层,大家都说父亲了不起。养大4个孩子,送孩子读书,还把二层也盖起来了。但父母一点都不觉得自豪,他们说人家早就盖好二层了,我们算是最后的了。其实不然,还有好多不如父亲的,要知道父亲是白手起家的。而且命运弄人,他37改行。不是万不得已谁都不会这麽做的。村里有好些条件好的人家的孩子,都不如我的弟弟妹妹读得书多,虽然现在弟弟才读高中。

    

  现在父亲老了,他的微笑也显得疲惫,但他总不愿在我们面前提起他的辛酸。要不我也不至于写的这麽零乱,对于这些我都是自己的所见,也有些是听爷爷奶奶说的,父母总是不多说,父亲更是如此。记得我在网友的日志评论中这麽写道“我们总是在前辈的顽固性白癜风的最好治疗方法口中来感受上一辈的辛酸,我的爷爷、父亲也是从哪个年代走过来的,更多的是听爷爷说,而父亲治女性白殿疯什么医院最好却只字不提,我什么时候也去挖掘挖掘父亲的故事···”父亲总是这样,是属于那种打掉牙也要往肚里吞的人。而我们好比洋葱皮,一皮(辈)脆一皮(辈)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学才旗舰店

GMT+8, 2019-8-18 21:33

Powered by xuecai

© 2015-201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