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0|回复: 0

邂逅_4

[复制链接]

尚未签到

874

主题

874

帖子

894

积分

学生

Rank: 3Rank: 3

积分
894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邂逅
  

  邂逅

  ——hwy

  

  

  很偶然的,打开了一个记事本,里面很空,只有孤零零的一组数字, 那是个电话号码,可这是谁的电话我一时却记不起来,我一遍遍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努力的想找出它的主人,对着电脑发了20分钟的呆后,我决定播通这个号码,在我按下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我猛然想起,这不是那个女孩的电话吗,那个不知名的女孩,那个火车上的女孩,两年前的记忆一下子在我脑中清晰重现。

  那是我第一次到武汉去出差,对于从未出过四川的我来说,这次的旅行所包含的不仅是千里迢迢的路和异乡迎面扑来的尘土,它还连着我意识里朦朦胧胧的一种蠢动,想放开些什么或是想找寻点什么。在登上列车的那一瞬间,我想到了“漂流”这两个字,也许是受了小说或是某些歌谣的影响,我很向往那种背着行囊,远离家乡的流浪生活,茫茫的草原,广阔的天空,还有远处和碧空连为一体的高山,踏上了火车,似乎这一切离我都不再遥远,一个不小心,便可以闯入那个世界。带着这样的一种幻想,我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和我一个房间的有两个人,一个中年人,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年轻小伙,还有一张铺却空着。漫长的旅途拉近了旅人的距离,我们很快就熟络起来了,谈话中我知道中年人是湖北人,这次是回家,而那个小伙和我一样是第一次到武汉。知道我们是第一次去武汉后,中年人便滔滔不绝的向我们介绍湖北,从风土人情,到地理环境,从各地方言,到投资方向,如数家珍般的一一列举,我们也饶有兴致的听着,偶尔的插几句话,旅途之中,到也轻松愉快。

  天色慢慢的黑了,吃过了晚饭,一时无事可做,拿着本书看了一会,却难以静下心来,于是,拿着书坐到走廊的座位上。窗外的景物已经看不清了,整个世界都笼罩着一片黑色,笔直耸立的高山在黑暗中默默的伫立着,目送着我们从它脚下穿过,便如一位慈祥的老人,在看着身边嬉闹奔跑的孩童。铁路两边偶有亮着灯的民居,在窗前一晃而候诊大厅(四)过,带着泥土味的风从车窗缝隙里灌进来,不由得让人神为之乱,我合上了书,怔怔的望着窗外,思绪似乎也被风吹得凌乱不堪,完全的不知所云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整个走廊只剩下了我一人,身后有人“噔 噔”的走了过来,在我身边停住,一股香水的味道飘了过来,我不禁回过头,是列车员带着个女孩走到我们的房间门口,看来是要把这个女孩安排在我们的房间里,她站在列车员的后面,我没有看见她的脸,只看到她染成黄色的头发和身上穿着的米白色大衣,手里还拎着一个大提包,打扮是很时髦的那种。虽然我对她的脸很好奇,内心的矜持却让我不好意思侧着身子去看,我还是一直的看着窗外,耳边传来房间里说话的声音,不久便沉寂下来,我想他们是睡了,看了看时间,时钟走到了11点,在家里的话这个时间离睡觉还早呢,但火车上已是寂然一片,唯有行进的火车还在有节奏的发出“胡噜 胡噜”的声音。

  再坐得一会,渐觉无聊,尽管并无睡意,我还是回到房间里,那个女孩就睡在我对面的铺里,面对着我这方睡着了,我躺在床上忍不住转过头去看了她一眼,让我有些意外的是,那个女孩看起来年纪很小,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化的装却遮掩不了她一脸的稚气,我不禁有些奇怪,她一个人出外,她的父母不担心吗?看她的样子,不象是学生,这又是到哪里去呢?我胡乱的猜测着可能的答案。

  睡在上铺的中年人呼吸声渐渐大了,以他这样的节奏,打鼾是转眼间的事,果然的,几分钟后,鼾声响起,幸好还不算太厉害。我甚至把它当成曲,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到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他们3人不知什么时候都已起床,在那里闲谈。我有些不好意思,翻身起来,洗漱过后,拿着本书半躺在床上看。

  那个女孩似乎很健谈,噼里啪啦一大通的说,中年人在一边笑眯眯的听着,时不时插几句话。我不善言辞,实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另一个小伙似乎跟我一样,也只是静静的听着。慢慢的,我也被他们谈话的所吸引,把书放在枕头边,专心听他们聊,遇到好奇的事,便出声询问,每当我有问题的时候,女孩就会转过头来看着我,嘴角挂着一缕柔柔的微笑,很详细的跟我解释,直到我跟她点点头说,哦,我知道了。然后她又继续说着她知道的奇闻异事,说到高兴的时候,手上便会加上动作,可是房间里空间太小,这样手舞足蹈的结果就是桌上的易拉罐三次被她的衣袖拂到地上,洒到地上的可乐让来打扫卫生的乘务员满脸的不高兴,她却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两眼看着窗外,我忍俊不禁,又不好意思对着她笑,便侧过身子向着床里,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笑声。

  车到襄樊,中年人下了车,房间里剩下我们三人,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话说,两边对坐,微觉尴尬。女孩转过头望着窗外,耳垂上的耳环随着车轮的转动微微的左右摇晃着,两只手撑在下巴上,不时伸手撩一下飘舞到额前的头发己娃康体从何晓知

  铁路没完没了的向前延伸,三个人的房间里,一阵寂然,女孩还是一直的望着窗外,轻轻的,她哼起了小曲,很优美的旋律,张柏芝的《星与心愿》,我当时并不知道这首歌的名字,只觉得曲调很伤感,很忧郁,我不由得为这曲调所感染,呆呆的看着地面,竟有点出神。女孩大概看到了我的样子,她对我说:“唱给你们听好不好”我们当然的连声说好啊,女孩就唱了起来,她的声音很好听,唱得也很投入,听得几句,我就断定,她绝非一般喜欢唱歌的女孩,应该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一首歌唱完后,我就问了这个问题,果然,她是学音乐的,毕业后一直酒吧里唱歌,到过很多地方,这次回武汉,是去拿证书的。

  一曲唱完,我们股起了掌,她似乎也很高兴,便一直的唱了下去,歌声还是那么温柔,那么忧郁,但在长长的路上,它们经了车轮的辗转和尘土的掩盖,传到耳朵的时候便带着些引力,牵扯着人的抑郁。我又被感染了,中间竟然忘了鼓掌,直到她再次的看着我,我才恍惚着报以一个微笑,示意她继续。

  被遗忘的时间在悄无声息中逝去,火车已经驶进了武汉,马上便要到站了。不知怎么,我心里全没有上火车时的兴奋,一股落寞的怅然悠悠的缠绕着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女孩也停止了唱歌,在收拾着她的提包,准备下车了。

  忽然,她转过头来问我:“你到哪里?”

  我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到汉阳,参加公司的培训。”

  “我给你个电话号码,有空联系一下啊”

  我点了点头,我想我应该说点再见,保重之类的话来和她道别,我极力的在脑中搜索着,却始终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来跟她说,只好沉默。

  学习生活并不紧张,每天我都有很多的空闲时间,几次我都想打女孩留下的电话,提起电话的时候我又犹豫了,直到今天,我也没有拨通过这个号码,我想我以后也不会打这个电话了,它不属于我。城市的霓虹开始闪烁,我走在街道上,如往常般的平静。也许,生活就是一个又一个的邂逅,一些无法保留的人和事,我们都该放谁知道白癜风饮食吃什么手。也许,生活就是一篇又一篇的故事,包含着他,也包含着我......。

    

    

    

    

  







  本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要发表请与作者联系。

  联系方式:(Email)hwy74@sina.com|(OICQ)1976249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学才旗舰店

GMT+8, 2019-8-18 21:21

Powered by xuecai

© 2015-201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